【展讯】《奇境缘·空山》——董冬摄影展

    2016年4月23日

7

世间有了城,有了朝,有了社稷江山,有了今天的高楼大厦公路发达,那些山呀水呀就越来越远的被隔在了城的外面。峰峦,流水,春绿秋染的尘外山水就更多的留在了梦境中。在城中居住久了,再见到山河开阔就会生疏不敢豁然投入,又不愿割舍离去,总之忘了亲近的方式。想起,陶渊明的桃花原记借着原本不存在的幻境衬托了他对现实生活的态度,但那片桃花林却久久的缠绕在了人们的心头。这让我思忖日久诗句的魔力, 也望影像会把偌大一个世界里的生僻角落,都变成人人心中的向往故园。 我称自己是个信客,传递自然山水的信息。在大山中常常一头钻进云里雾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开见物,能看到的诡石苍松就必是缘分造化。《奇境缘》,与山水对话促使我走在了自己的记忆和憧憬的双向轨道上,也晤到了平凡的景色中蕴含的味道与境界。高的山峰缺氧,深的海洋太黑,能让人仰望的境界恰恰在身边清寂平实的山河间。这世上生命的起点都是渺小且遥远的,我可以看到它们的苍凉与万分寂寞,但它们拒绝被驱赶且安然自得。把它们印放在黑白的世界中就脱去了四季,看上去一片冰冷,冷走了喧闹的附加,冷回了安祥的本体,这也成为了我心中的至高美景。 ——董东

青山崖壁探出的栈道上空无人迹,驻足眺望远近山峦,层层叠叠,云翻峰涌,大千气象。行至阳光明媚处,放下了相机舒舒展展的仰卧在了栈道上,蓝天白云为盖,峡谷远山为床,就躺在了天地中间。仿似此刻云呀风呀树呀飞鸟昆虫都停驻屏息,就让我飘在了空中。清风吹过,懒劲就上来了,再不想挪动,就这样闭着眼睡一会儿。 是的,就是家。我在冷漠的自然中寻找属于自己的故园和归宿,此为自然地人化,是投身山水间的一种方式。行于山道上,仿佛越走越长,其中的静溢也越来越纯。山间的石阶偶显突兀,但墨绿的青苔和足印的磨砺已经使其融化成为自然山水的坚实路基。无数古今远去的双足,一代代人登攀的虔诚,使山路连接,踩踏得殷实。在心底的山水已经不再是冰冷无温,已幻化成了和我血脉相通触碰如肌的恋人。 若据赏山水一事,意在存于悠长文化的熏染将人与自然的隔膜消弭,把光影逗引进来,在心中构架安放一些景物,再安然坐下来享受,这一切让人浑身了无挂碍,也变得轻松惬意。山水万物,实为唤醒生命的所在,一线天地,两棵盘松,几处绿意,生命就此活泼跳动。看看天的高远与蔚蓝,听听虫鸟的鸣叫,闻闻枝叶的芬芳,就感受到了清寂与自由。 “诸般人生况味中非常重要的一项就是异乡体验与故乡意识的深刻交糅,漂泊欲念与回归意识的相辅相成。”人与自然的每每初次相遇,既为艺术原始神秘感的由来。孤舟单骑,有些路注定只能独自一人来行走,哪怕最初与人相伴也终有离散之时,唯与高山流水对晤,循环于岁月间。

 

《奇境缘·空山》——董冬摄影展
时间:2016-4.25-4.30
开幕式:2016.4.25下午3:30
地址:北京服装学院艺术楼一楼银色展厅